网站首页 >> 本地资讯 >> 情感天地 >> 婚姻家庭 >> 正文

范雷讲述:做女婿的最高境界

来源:    2011/4/28 10:34:34     浏览次数:0

采访范雷,感觉他完全就像一个甩手掌柜,什么事都放心地交给岳母去做。这份尊重而不盲从的态度,也许就是做女婿的最高境界吧。

 

《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雷哥老范》等一系列电视剧的热播,让范雷随着他饰演的一个个鲜活的角色,在观众的心里扎了根。

 

2010年12月初,《老牛家的战争》姊妹篇《谁来伺候妈》在北京杀青,作为主演的范雷又一次挑战了新的角色:这一次,他在剧中扮演彭玉的三儿子,第一次触电家庭伦理剧。

 

谈起转型伦理剧,范雷说他非常感谢岳母。原来,自从2002年走进甜蜜的婚姻生活,范雷就不断尝试不同类型的角色,而岳母在其中给了他最为关键的帮助。

 

“丑女婿”见岳母

 

在认识现在的妻子谢莉之前,范雷有过两段不太顺利的爱情经历,通过总结范雷发现:同行不能找。

 

如果让时间倒流10年,那时候的范雷还是文工团的一名普通战士,一个月拿100多块钱的工资,而谢莉早已是一家网络公司的白领,每月都有丰厚的薪水。

 

说起两人的相识,其实颇有戏剧性。那时候网络刚刚开始盛行,范雷经常在一个论坛混,而这个论坛经常组织聚会。一次大家又在组织聚会时,作为论坛元老的谢莉听说新来一个兵哥哥,也赶来参加了,见到范雷的第一面,大大咧咧的谢莉就问:“嗨,你是新来的?怎么不介绍一下?”

 

就是这次聚会,把原本没有交集的两个人拉到了一起,经过几个月的接触,两人都已暗生情愫 。

 

那时候,谢莉一个人住在北京中关村附近,一个周末,两人相约在谢莉家的楼下见面。巧合的是,谢莉的妈妈来老房子拿东西,撞见了和女儿约会的范雷。“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说起和准岳母的第一次见面,范雷笑得有点儿憨,“岳母不爱说话,她拿完东西就走了。其实我那时候啥也不是,说上过春晚,可谁记得你是谁啊!”范雷这么调侃自己。

 

后来还是谢莉忍不住了,她问妈妈:“妈,你觉得范雷这个人怎么样啊?”

 

“小伙子有点儿黑啊,个儿也不高,选他做男朋友的话,还要再看一看。”这就是丈母娘对范雷的第一印象,换句话说,老太太不是很满意。

 

2002年夏天,范雷突然接到谢莉打来的电话:“范雷,我继父发生车祸了,正在医院抢救,你抓紧过来。”谢莉的父亲去世后,母亲在10多年前又重新找了个老伴,对方是一名知识分子。因为双方子女的原因,两人在一起生活10多年,一直没领结婚证。

 

范雷急匆匆地赶到医院的急救中心,只见谢莉母亲的眼睛肿得像两个桃子。

 

范雷从医生那里得知,病人头部受到重创,颅内出血。医院不敢动刀,担心万一做不好,病人可能连手术台也下不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寄希望于病人自身的意志力。

 

那时,病人需要有人照顾,要不断给他接屎、接尿、翻身、擦身。由于谢莉的姐姐刚生孩子不久,抽不开身,而谢莉非常胆小,晚上不敢一个人待在安静的抢救室,看着岳母因悲伤而失神的目光,范雷主动承担了所有重任。

 

范雷每天就像打仗一样,24小时合不了眼,要时刻关注老人的情况。可一个星期后,老人还是因为伤势过重撒手人寰。

 

通过这件事,谢莉的妈妈从内心接纳了范雷。她认为范雷是一个人品好、能吃苦、肯担待的好男人。

 

帮岳母打赢房产官司

 

从岳母的口中,范雷得知,谢莉继父有两个儿子。老大在监狱里服刑,小儿子在社会上混着,没什么正经职业。

 

谢莉继父发生车祸的当天,小儿子在医院露了一次面就消失了。一直等到火葬的时候,小儿子又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抱走了骨灰盒。

 

让大家想不到的是,第二天,谢莉的妈妈突然接到了法院的传票。原来,谢莉继父的小儿子要分家产,他要把谢莉的妈妈赶走。“事实上,房子是谢莉继父和岳母共同出资购买的,只是房子写在谢莉继父的名下。”事隔经年,范雷说起这件事还是一腔气愤。

 

老伴刚走,又摊上官司,谢莉的妈妈感到手足无措。范雷一把接过法院的传票,对准岳母说:“阿姨,你别担心,明天我陪你上法院!”

 

第二天,范雷穿着军装,拉着谢莉,扶着岳母,以一个女婿的身份走进了法院。一进门,他就看到老人的小儿子领着七八个人,指着谢莉和她妈妈一阵冷嘲热讽,语言尖酸刻薄。当时法官还没进法庭,范雷一听就火了,他拿出军人的气势,大步走上前去,指着谢莉继父的小儿子一顿臭骂:“你个不孝子,你爸急救,你连面都不露,我一个未过门的女婿天天端屎端尿,你还是个人吗?”也许是被范雷这一顿臭骂镇住了,也许是自知理亏,那群人谁也不吱声,法庭一下安静了下来。

 

后来,官司终于打赢了,只是岳母吃了点亏,因为没有登记结婚,老太太只分到35万元。

 

经历这件事之后,岳母对范雷开始刮目相看,她对女儿说:“莉莉,通过这些日子的了解,我看得出范雷不仅对你一往情深,而且是个很有责任心和正义感的男人,如果你们觉得彼此已经足够了解,就早点把婚结了吧!”

 

2002年8月1日,范雷和谢莉正式登记结婚。

 

终于把心爱的女孩娶到手,范雷高兴坏了。那时候,范雷还不像现在这样有名,手里没钱不说,买房子更是奢望。岳母得知情况后主动说:“就把谢莉现在住的房子作为婚房吧。人活一辈子,最重要的还是感情,暂时没房子,你们将来可以慢慢奋斗。”

 

对于岳母的通情达理,范雷很感动,也很感激。他搂着妻子郑重承诺道:“莉莉,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会努力工作,努力挣钱,让你和我们将来的孩子过上好日子!”

 

就这样,范雷以一个倒插门女婿的身份住进了岳母的房子。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除了拼命演戏赚钱外,还四处寻找可以挣钱的商机。

 

专心做演员吧,别的事就不要瞎折腾了

 

一天,范雷的一个好朋友告诉他,现在开网吧很赚钱。急于赚钱的范雷听到这个消息非常兴奋,他对城里现有的网吧进行初步的调研和考察之后,发现每家网吧的生意都非常好,于是准备投资网吧。

 

几个朋友经过协商,决定共同出资,以合伙人的方式入股,每人投资36万元。当时,范雷的手里有16万,还差20万。怎么办?赚钱心切的范雷想到了妻子的私房钱,于是他劝说妻子把私房钱拿出来投资。但是妻子的钱都放在岳母手里,岳母会同意吗?

 

看着丈夫踌躇满志的样子,谢莉只好硬着头皮找到了母亲。哪知岳母一听,立刻摇头说:“闺女,不是我不同意,妈这辈子就生了你们姐妹俩,将来我一撒手,谁管你们。你这20万虽不是大钱,但是将来万一遇到什么事,它不会让你们挨饿受冻,至少可以保证基本生活,万一这钱要是赔光了,你们以后怎么办?”

 

当谢莉向范雷转述母亲的想法时,范雷当时就生气了,他冲谢莉吼道:“你妈那是思想僵化,目光短浅,想赚钱做什么没风险?再说了,她怎么就知道一定会赔呢?”

 

范雷决定亲自找岳母谈谈,可是他还没开口,岳母已经将一张存单放在了他的面前,并语重心长地对他说:“范雷啊,自从你踏进我们家,我可就把你当成儿子看待了,我只是希望你一定要慎重,要做到万无一失!人生有很多失败我们是不能承受,也尝试不起的啊!”

 

最终,网吧还是如期开业了。才两个多月,生意就已经十分火爆,看着这样的势头,范雷心中暗喜:不出两年,就可以把成本收回来了。

 

让范雷没想到的是,2003年“非典”席卷全国,很多人连门都不敢出,更别说去人群密集的网吧了。如果说“非典”风波还可以熬一熬,那么,“蓝极速”网吧着火事件则彻底摧毁了网吧行业,政府下令,北京市所有网吧停业整顿⋯⋯

 

又苦苦熬了半年多,网吧最终还是关门了,所有的投资也全都打了水漂。

 

看着丈夫整夜辗转反侧,谢莉虽然心疼那几十万块钱,但她还是安慰范雷:“老公,别把身子愁坏了,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我们还年轻,可以继续打拼。”妻子的英明大义让范雷感动,可范雷担心的是,自己怎么和岳母交代?谢莉看出了丈夫的心思,安慰道:“妈那边我去说,你别担心。”

 

第二天下午,范雷一个人在家喝闷酒,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他打开门一看竟是岳母,顿时慌了神,以为岳母兴师问罪来了。

 

然而,岳母一开口就说:“范雷啊,投资失败的事,莉莉已经和我说了。我知道你赚钱心切,可人这一辈子,不是什么事都能做好、做成功的。你啊,以后还是专心做演员,别的事就不要瞎折腾了!”

 

听着岳母语重心长的开导,没有丝毫责备和抱怨,范雷的眼圈一下就红了。他暗下决心:一定不能辜负岳母对自己的这份宽容和体谅!

 

“大厨”是这样炼成的

 

从那之后,范雷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表演中,随着《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等一系列军旅电视剧的热播,范雷这个名字开始在观众中响亮起来。
2009年底,范雷突然接到导演康洪雷的电话,邀请他出演电视剧《雷哥老范》。《雷哥老范》讲述的是冰城哈尔滨一个小厨师的人生故事,主演是范伟,范雷在剧中将饰演一个大厨,是范伟的徒弟。

 

自从接下这个剧本,范雷既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终于可以挑战一个全新的角色,担心的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掌厨的经历。他16岁进部队,吃的是大锅饭,结婚后由于四处拍戏,更没有做饭的机会。再说,自己对做饭也没什么兴趣。

 

仔细研究剧本后,范雷有点心虚,他对妻子谢莉说:“这次我真有些骑虎难下了。结婚这么多年,我连厨房都很少进,怎么做大厨啊?”

 

对于范雷的担心,谢莉也是爱莫能助,因为她也不怎么会做饭。和母亲聊天时,谢莉把这个事当作笑话说给母亲听,没想到母亲一听就乐了:“你让他下午出去买几样菜,我过去教他。”

 

那个周末,范雷系上围裙,第一次走进厨房。岳母先教他练习掂勺,这一练范雷才发现,平时看似轻而易举的事,真做起来难度太大了。臂力不够,锅又大,几个回合下来,感觉胳膊都快断了。掂勺学完了,岳母又开始教他配菜、掌刀、把握火候。由于范雷演的是厨师长,每一个关于做菜的细节都必须做到驾轻就熟,所以范雷对每个细节都认真琢磨,仔细推敲。岳母此刻对他可没那么“心慈手软”了,练习快刀切土豆丝,要粗细均匀,下刀有节奏;切肉片,要薄得近乎透明;要认识各种佐料、配料⋯⋯

 

经过一周的特训,当范雷再次站到灶台前时,已经有板有眼,全然一名经验丰富的厨师了。

 

范雷在《雷哥老范》中的出色表演,再次为他赢得了观众的一致好评。观众们发现,原来范雷不仅能本色演绎军人形象,演起厨师来也有模有样。成功转型后的范雷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岳母。他想起岳母对他说过的话:“人一生,能专心做成功一件事,就够了!”是这句话,让曾经心浮气躁的范雷全心投入到自己的演艺事业中,并取得了令人骄傲的成绩。自此以后,范雷对岳母更加信服,对老太太称得上百依百顺。

 

教育孩子,岳母说了算

 

范雷有一个女儿,名叫范樱瑞,今年4岁。一谈到女儿,范雷的话一下又多了起来:“我经常不在家,闺女有点儿胆小,所以我每次回家,都要带她到处走走。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闺女和我特别亲,她每从幼儿园回来后,会一直跟我玩到睡觉。”

 

“现在的孩子,从小就要学这学那,你对女儿的教育有什么想法?”记者抛出一个话题。

 

范雷喝一口茶,思考了一下说:“其实,现在的孩子挺累,我真不觉得学这学那有什么好。回想起我的童年,脑海里全是美好的回忆,所以我也希望闺女能像我小时候那样。我父母从小就没给我任何压力,更没逼我学这学那。当然,她要是有兴趣,我会支持她。比如在学校,老师就夸她的歌唱得好,女儿要是说以后想唱歌,我会支持。”

 

说到这里,他放下手里的茶杯,好像想起了什么,笑着说:“对于我的教育方式,其实岳母并不赞成。我希望闺女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可岳母却用她身边的故事教育我,说既然孩子生长在当前这个环境下,人家学的,你也必须让她学,否则,她就会不合群⋯⋯”

 

原来,岳母一个朋友家的孩子上的是普通小学,可能他的父母希望孩子能过一个快乐的童年,没给他报任何学习班。整个小学,这个孩子都是三好学生,保送的时候,他选的是铁路附中,结果上了中学这孩子就不行了。他没任何特长,一下就显不出来了,心理落差非常大,于是开始厌学、逃课⋯⋯家长带他去看心理医生,现在还在休学呢。

 

受到母亲的影响,谢莉姐姐家的孩子,才四五岁就已经开始学习外语了,还参加了各种特长班。虽然范雷在心底并不赞成这种教育方式,但他还是向岳母妥协了—以后孩子的教育问题,岳母说了算!

 

采访范雷是在一个周末的下午,阳光从窗户斜照进来,落在他古铜色的脸上。他一会儿热情地给你沏茶,一会儿又研究他新买的iPhone手机,不时回答你抛出的各种话题。记者通过和范雷的对话,感觉他就像一个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用操心,什么事都放心地交给岳母去做。这份尊重而不盲从的态度,也许就是做女婿的最高境界吧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一篇很好的关于婆媳关系的文章。
一篇很好的关于婆媳关系的文章。[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法律顾问  关于我们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bendiren.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淮北本地人网 版权所有

淮北本地人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61-2323114 举报邮箱:bendirenkf@qq.com

网站备案:皖B2-20100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