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本地资讯 >> 走进淮北 >> 人文淮北 >> 正文

修车师傅陆文志:就算只有来打气的这摊都要摆

来源:    2013/2/19 10:05:37     浏览次数:0

[导读]:修车师傅陆文志:就算只有来打气的这摊都要摆
  • 1/1

 每天早上8点,他会骑着三轮车来到惠黎路和洪山路的交叉口。三轮车里满载着自行车零件和皮胎,整理好工具和零件后,搬一个小板凳坐在花圃旁等待着他的第一位客户。

    与自行车打交道15年

    1月29日早上9点,雾锁相城,街上的车辆和行人都在自己的可视范围内小心翼翼地挪动着。在经过惠黎路与洪山路口附近时,记者隐约看到了一个修自行车的摊位。
    这样的天气,谁还出摊?记者走近看见一位老师傅正拿着一段内胎在一盆冰凉的水里来回抽动,测验轮胎的漏气情况。严冬里寒意逼人,光是看盆里的凉水记者就能感觉到“冰点”的刺骨,在一旁等待修车的顾客不停地小跳着,摩挲着手。
    老师傅的名字叫陆文志,今年72岁,渠沟镇鲁楼村人。每早8点,他会骑着三轮车来到惠黎路和洪山路的交叉口。三轮车里满载着各种自行车零件和皮胎,整理好工具和零件后,便搬一个小板凳坐在花圃旁等待着他的第一位客户。
    9点20分,第一辆自行车的车胎已经补好了,车主付完钱满意地骑车离去。陆文志这才得空点了一支烟,拉起了他的身世。
    陆师傅年轻时一直在干零工。跑过工地、拉过水泥,修理自行车的手艺是空闲时学会的,年轻时觉得一身的劲使不完,一直没有摆摊。58岁时,自觉干不动重活了,就拾起了修理自行车的手艺。
    陆师傅无儿无女,也一直没有找老伴,“五保户,出门人一个,回家一个人,有国家照顾着呢,呵呵。”摆摊修车成了他生活中的唯一寄托:“摆摊有15年了,现在汽车多了,但总还有骑自行车的吧。管他挣钱多少,摊朝这一摆,天天就和上班一样,哪天下大雨大雪啥的,来不了,心里还真空落的慌。”
    生意好人缘也好
    记者发现陆师傅的摊子成了老人们拉呱的中心,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拎着马扎三五结伴地来到这里,听他们的对话,就知道他们是老朋友了。
    “这啥天,你还出摊啊?”“这样的天才得来,看不清路,骑车还真会出个岔子,这一会,有三个来修车的了。”陆师傅说。
    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士来到修车摊,嘴里一边说着“我觉得天气不好,找不到修车摊了呢!”这位姓孟的女士说,昨晚她发现自行车车座在晃动,在家自己捣鼓了好久也没好,需要重新更换新车座。陆师傅一手扶着自行车,一手用扳手拆卸旧车座,比划了一会后,陆师傅告诉孟女士,这车座是滑丝了,不用换新座,换个新螺丝就行了。
    孟女士试骑了一下,连连向陆师傅道谢:“俺家那口子说肯定得换新的,这不,叫你这一修,又省下个车座钱!”“呵,呵,我就知道你还得出来!”一个壮汉大声叫着推车来到摊位前。壮汉说他昨晚就发现脚踏坏了,但喝了酒,没有敢骑车出来:“脚踏踩不住了,再喝了酒,不想好了!哈哈!”这位姓黄的壮汉告诉记者说,现在修理自行车的摊位越来越少了,加上天气寒冷,雾气弥漫,他从濉溪路汽车南站那儿一路走来,心想老陆这个人闲不住,摊位肯定在。“果然我没有猜错!”老黄快人快语:“这位老师傅,手艺高、价格便宜,大件优惠小件免费,生意好人缘也好!”中午11:00,在摊位前拉呱的老朋友们纷纷回家吃午饭,陆文志披上自己破旧的棉袄,起身慢慢走到附近小摊买了几个烧饼和一碗热粥蹲在车摊前将就。
    饭间,一位五十来岁的先生推着自行车急匆匆地赶到修车摊前,说车刹坏了。陆师傅端着热粥仔细打量了一下车轮和闸线,二话没说把碗搁在地上,起身去工具箱里找零件。
    “今天好几个修车的都不出摊了,幸亏你这里还修车,不然我没法去接孙子了。”这位董姓先生说。
    陆师傅修理好车刹后,一手有些吃力地抬起自行车,一手转动车轮仔细地检查着车刹情况,然后拍拍手说:“行了,快去接孩子吧。”董先生慌忙从腰包里掏钱付款,陆师傅说:“算了,只是闸皮旧了,换了一个,使不着钱。”董先生再三说着“这么冷的天,又费了不少功夫,饭还没吃完就给我修,稀饭都凉了吧!”陆师傅仍然打趣地说:“真过意不去,非要给我点啥的话,平时没事来这里拉拉呱就行了。”
    就算只有来打气的,这摊都要摆
    地上的那碗粥早已凉透,陆文志端起来继续喝着。这时雾渐渐消散,远远地有几个年轻人骑着山地车,路经陆师傅的车摊前为自己的爱车打气,一位年轻人问道:“今天车摊太少了,我们打听了一路,才找到这里。”一位全副武装的“骑士”告诉说,他们本来计划是上午去飙车的,雾太大了,直到现在才上路,粗心的小胖准备工作没有做好,后胎气不足。“如果不碰见这摊子,我们计划就得泡汤了。”被称为小胖的小伙子在一旁憨憨地笑着。
    陆师傅告诉记者,有时一整天没有一个来修车的,但是给自行车打气的人天天都有。当记者问为何打气不收费用的时候,陆师傅摆摆手说:“打个气,还要什么钱,我又不需要费劲,再说能来的人多了我心里也恣儿。”下午2:30,几位学生骑车赶去上学,陆文志见到一位掉队的孩子费劲地蹬着自行车便招呼道:“还不打打气,轮子扁了!”小男孩回头看看自己车子的后轮,然后推到了陆师傅的摊位边,陆师傅为他三下五除二打好了气,小男孩有些不好意思:“谢谢爷爷!走啦!”陆师傅连忙点头笑着说:“赶紧吧,别迟到了。”陆文志告诉记者说,他在渠沟花鸟鱼虫市场附近租了一间租金为60元的小房间,他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和几件生活的基本用品,剩下的全是各种配件。“我这人不能闲,摆个小摊,为人提供点方便,还能认识不少朋友。”每天下午5点回家前,他会在附近小摊买点面条、馒头,回到家里把工具箱收拾一下,做好第二天摆摊的准备。
    下午5点,天已渐渐暗下来,已有放学的孩子从小摊前走过,附近卖菜的也开始陆续收摊。陆文志把一辆修理好的自行车架在自己的三轮车上,“现在年轻人都忙,‘小老河’昨天把车放在这里修,好了也不来推,还说等着用,我也没啥事,给他送去。”沿着惠黎路,陆师傅向东走去,可能是那个“小老河”住在那里吧!记者站在路边目送老人远去,也许出于职业原因,只要有自行车与老人擦肩而过,他都会放慢脚步回头端量下车子。
    老人的身影渐行渐远,消失在依然浓重的雾霭中。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上官守一简介及代表作品
上官守一,笔名躬耕子,号居敬轩主,1958 年出生于江苏徐州。自幼喜爱书法,初从柳公权入手,其后博采众长,遍临晋魏墓志,兼真、行、草、隶、篆,以“二王”为宗,取王…[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法律顾问  关于我们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bendiren.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淮北本地人网 版权所有

淮北本地人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61-2323114 举报邮箱:bendirenkf@qq.com

网站备案:皖B2-20100018-2